澳门金沙网站85058-澳门金沙所有登入网址「首页」 - 文学类专业网站力求原创·干净·绿色

澳门金沙网站85058-澳门金沙所有登入网址「首页」

当前位置: 澳门金沙网站85058 > 历史文化 > 刘放、孙资整肃朝服_曹睿

刘放、孙资整肃朝服_曹睿

时间:2019-03-08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点击:
简介:魏明帝曹睿身患不治之症,遗命燕王曹宇辅佐太子,一向名望甚高的太尉司马懿,却不在辅政名单之内。曹睿为何作出如此抉择?司马懿及其党羽将如何应对?司马懿有何计策能在三天内扭转局势?曹爽、夏侯献、司马师、蒋济、刘放、孙资又将在变局中扮演何种

  简介:魏明帝曹睿身患不治之症,遗命燕王曹宇辅佐太子,一向名望甚高的太尉司马懿,却不在辅政名单之内。曹睿为何作出如此抉择?司马懿及其党羽将如何应对?司马懿有何计策能在三天内扭转局势?曹爽、夏侯献、司马师、蒋济、刘放、孙资又将在变局中扮演何种角色?本文系根据《三国志明帝纪》有关记载改编的历史小说,并非真实历史,仅供娱乐,请勿对号入座。

  就在燕王曹宇被禁的同时,白虎门外领军卫署里的夏侯献却收到了曹宇的名帖,说是请夏侯献到燕王府议事。夏侯献知道今天皇帝召见燕王,料想是事情有了转机,于是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,急忙驱车前往燕王府。

  夏侯献来到燕王府,府里家人将他请至花厅等候。夏侯献等了许久,并不见曹宇出来,仆役们敬茶、献果,倒是很殷勤。夏侯献心想:“燕王如此从容不迫,好整以暇,看来是局面已有所好转。”想到这里,心下宽慰,因闻见所敬之茶香气浓郁可人,便拿起茶杯饮了一口。

  正在此时,花厅后的内院里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。夏侯献只道是燕王来了,赶紧放下茶杯,站起身来。待到来者走近,夏侯献定睛一看,来者竟是司马师!

  司马师面无表情,并不答话,只从袖子里抖出一卷黄纸,朗声念道:“夏侯献、曹肇、秦朗劫持燕王,阴谋变乱宫中,为祸宗庙社稷,罪在不赦!其免夏侯献、曹肇、秦朗之官,削爵,收捕,下御史台狱!”

  夏侯献听了,已知自己身陷圈套之中,他又惊又怒:“好你个司马师!你竟敢伪造诏书!诬陷大臣!”

  司马师道:“黄纸玺书,谁敢伪造?夏侯元替,你趁早认罪伏法,圣上念在夏侯大将军的功劳上,或可饶你一命!”

  司马师仍是面无表情,双掌连拍三下,一大队禁军卫士从后院急速奔出,约有三四百人,分四层包围了花厅四周。第一层卫士手持横刀,第二层卫士手持斩马刀,第三层卫士手持长戟,第四层卫士占住花厅四面楼阁的二楼,手持弓箭,四层卫士密密围住花厅,顿时水泄不通。

  夏侯献仔细一看,这些卫士手里拿的刀、戟都是禁军的制式,怒吼道:“你们都是领军卫的!怎么回事?你们都要跟着司马师造反吗?”他又看了看第四层的弓箭手,指着他们大吼道:“你们是射声营的!蒋子通何在?他怎么会让你们来这里?”

  只见众弓箭手中站出一人,头戴貂蝉冠,身披黄铜锁子甲,正是统率越骑、屯骑、步兵、长水、射声五营兵的中护军蒋济。蒋济远远地冲着夏侯献拱拱手:“夏侯领军,对不住!我是奉诏行事,不得不来啊。”

  夏侯献大怒:“好啊,你们是一伙的!看来你们是铁定了心要造反了。今天我就要执法用刑,教训教训你们这帮以下犯上的逆贼!”说罢,解下腰带,“刷”地抖一抖,腰带外层的丝套褪下,带芯伸直,竟是一把明晃晃的软剑。

  司马师、蒋济都知道夏侯献曾在嵩山学艺,但他从未在众人面前显露过武功,司马师、蒋济也不知道他功夫究竟如何。如今看到他用的兵器竟是掌控难度极大、只有高手才敢使用的软剑,两人都不禁脸色微微一变。但事已至此,一场恶斗已是难免。司马师道:“夏侯元替啊,你看你,居然把凶器藏在腰带里,你还敢说你没有图谋不轨?”说完右手一挥,示意众卫士动手。

  夏侯献被围在花厅中心的天井里,但花厅狭窄,里面挤满了人,只有围在最里面一层的卫士能够和夏侯献交手。只见站在最前面的几名卫士持横刀欺身向前,他们平时训练有素,早有默契,此时兵分二路,几把刀去挡夏侯献的软剑,几把刀去架他的脖子。

  夏侯献一看他们的来路就知道了他们的意图,他举剑过顶,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。这软剑不同于普通宝剑,柔韧轻灵,给夏侯献这么一挽,剑身便卷成几圈,像一条灵蛇一般游动而行,将最前面的一名卫士手中的横刀紧紧缠住,夏侯献手上内劲急运,把那卫士震得掌骨碎裂,血肉飞溅,横刀也立即脱手。夏侯献劲力不收,顺势往后一带,将缠住的横刀甩出,插在另一边一名持刀卫士的心口,当场毙命。

  这些禁军卫士纵然是身经百战,也没见过这样狠辣的武功,无不大声惊呼。呼声未停,只见夏侯献身法飘忽,疾步游走,手中软剑如银蛇狂舞,片刻之间已将第一层包围圈的卫士手里的横刀打落得差不多了,满地的血泊之中,也多了二十几名卫士的尸体。

  司马师在一旁已看出夏侯献的招数多用勾、绞、抽、缠,实际上使的是鞭法。能够将软剑用得如此收放自如,已是大大不易,而能够将鞭法化入剑法之中使出来,更是绝顶高手方能做到。司马师心里叹道:“难怪皇帝让他统率禁军精锐!此人平时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他武功已臻于当世之冠,天下少有匹敌,皇帝果然有识人之明!”

  众人之中忽然有人高喊:“弓箭手!快放箭射他!”话刚说完,马上又有另一人高喊:“不行!不行!花厅太小,会伤到自己人的!”蒋济心中一凛,想到司马师也在花厅里,万一被弓箭误伤就糟了,赶忙传令:“射声营弓箭手无军令不得擅自放箭!”

  这样一来,包围圈里第一层的卫士大多横刀已失,不敢再与夏侯献接近,第二、三层的卫士手持的斩马刀、长戟又太长,在人多地狭的环境里施展不开,第四层手持弓箭的卫士又不敢放箭,而夏侯献的软剑一时也对付不了这么多人,双方挤在花厅里形成了僵持。

  夏侯献倒是气定神闲,顾盼自如,他心知一时也脱不了身,只将手中软剑飞舞成圆,护住周身要害,剑身光影缭乱,不停抖动,发出“唰啦啦”的声响。夏侯献一边四面观察,寻找脱身之机,一边口里大叫,分散敌人的注意力:“哈哈!尔等鼠辈能奈我何?还有谁敢上前来送死!”

  正在相持不下之际,司马师背后跃出一名身穿白衣、背负剑袋的儒生,他纵身飞起,轻轻落到花厅中心包围圈的中央,这一起一落,潇洒飘逸,不带风声,显是轻功十分高明。那儒生身形站定,与夏侯献相对而视:“我来请教夏侯领军的高招!”

  夏侯献一看此人有点面熟,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,当即喝道:“来者是谁?报上名来!”

  那儒生微微欠身:“下官是太尉府功曹邓艾。今日我等凭人多抓你,并不费力,但是这样你必然不服。不如由下官独力将你擒住,到时你不得不心服口服。”

  夏侯献见他外表谦虚恭敬,话却说得颇为轻狂,不由得上下打量了他一番:“你是司马懿的人!口气倒不小!好!今天我和你切磋几招!亮兵器吧!”

  邓艾解开背后的剑袋,抽出一把又长又大的镔铁剑。这镔铁剑造型古朴,全身乌黑,十分沉重,细看之下可见剑身有松树皮般的暗纹,质地坚硬无比。邓艾将镔铁剑舞起一圈,左掌前伸上托,右手持剑在后,剑尖斜指地面。这一招名为“麒麟献书”,乃是武林中后生与前辈过招时常用的起手式,是表示尊重对方、向对方请教的意思。邓艾使出的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一招,但他以看似文弱的身子,竟能轻松将这把沉重的镔铁剑舞动自如,已显出自身内力不凡。邓艾职居功曹,平时做的不外乎是文书往来的工作,众人很少见他动手,今日得见他露了一身轻功、两手神力,无不暗自称奇。

  夏侯献看他舞动镔铁剑仿佛寻常宝剑一般,也是点头称赞:“好小子!功夫不差!”话甫出口,手里软剑一抖,剑尖如同毒蛇吐信一般,急速窜向邓艾胸口膻中穴。

  邓艾侧身挥动镔铁剑,看似慢了半拍,然而剑一挥出,庞大的剑身恰好挡住夏侯献软剑的剑尖。夏侯献剑势一转,那软剑便真如毒蛇绕身,剑尖扭头,又向邓艾腹中神阙穴窜去。邓艾气运丹田,双手舞动镔铁剑,看似左支右绌,其实又恰好将夏侯献的软剑格挡开来。

  二人一来一往,片刻之间已过了十几招。夏侯献的软剑材质柔韧,剑法迅捷灵动,变化多端,邓艾的镔铁剑却是质地坚硬,剑法沉稳内敛,朴实无华。二人的兵器一阴一阳,一柔一刚,一轻一重,一软一硬,一快一慢,此时缠斗在一处,奇妙绝伦,令在场众人都看得痴了。

  话说邓艾的武功与他的镔铁剑相似,以古拙质朴为要诀,讲究以慢打快,以不变应万变。这一条要旨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很难,非有极高深的修为不能做到。邓艾出身贫苦,小时候曾在桐柏山上砍柴,他砍柴有“三不砍”,栋梁之木不砍,果实之木不砍,古久之木不砍,桐柏山中有异人,喜爱他宅心仁厚,有好生之德,遂传给他一把镔铁剑和一套古剑法。邓艾在这套剑法上已浸有二十几年功力,虽然尚未穷究其奥,但也足以步武江湖,难逢敌手了。

  然而夏侯献的内功根基却更在邓艾之上。这固然是他拜师的嵩山派以内功见长,也是由于他天赋异禀,天生体质便适合修炼内家功夫,再加上他自幼用功,因此夏侯献与邓艾虽然年纪相仿,但夏侯献的功力却终究是胜过邓艾一筹。

  邓艾的剑招以运动沉重的铁剑为基础,动作幅度不大,气力消耗却是极大。邓艾平时很少与人动手,偶尔出手也必在三五招之内克敌制胜,从未有过连续使用十招以上而不停歇的机会。今天突逢强敌,数十招下来,已渐有不支之感。而夏侯献却依然真气充沛,手上劲力通过游动的软剑源源不断地压将过来,势如江河涛涛,眼看就要冲垮堤坝,汹涌而出。

  邓艾也知道自己内力远不及夏侯献,如此打下去难以为继,非输不可。他心念急转,长啸一声,足下轻点,整个身子倏地跃在半空中,右手镔铁剑隐在背后,左手曲伸,五指箕张,从空中凌厉无比地往下抓来。在场通晓武术的人都知道,这叫“鹰蛇相搏”,是武林中高手常用的专门克制鞭法的招数,前提是用招者须练有大力鹰爪功,才能以鹰爪指力去抓敌人的长鞭。但众人也不免纳闷,此时夏侯献是以剑使鞭,邓艾的鹰爪功再厉害,难道能用肉手去抓锋利的剑刃?

  岂料,邓艾正是要以左手肉掌抓住夏侯献的软剑,再用右手镔铁剑近身施展杀招。此法十分凶险,弄不好要两败俱伤,但他此时斗性已起,宁可左手残废,也要不惜代价取胜。

  夏侯献心知邓艾打算鱼死网破,本来他遇到这种情况大可抽身避开,但此时他被围在人群里,避无可避,只好朝着邓艾下冲的方向迎面挽一个剑花,软剑剑身卷起,这叫“腾蛟起凤”,正是刚才夏侯献缠住卫士横刀的招数,他是要用这招绕过邓艾的鹰爪,缠住邓艾的手腕,将其手腕割断,再来格挡其右手的镔铁剑。

  邓艾既然有心用险,已是无所顾忌,他见夏侯献软剑如蛇行而来,五指鹰爪直取蛇头。他是要去抓夏侯献的剑尖,以避免整只手臂都被软剑缠住,这样即使手掌受伤,也能把伤害降至最小。

  然而,就在邓艾身在半空,即将抓住夏侯献软剑剑尖的时候,夏侯献突然撤招不进,整个身子如鬼魅般地直飞而起,凌空翻个筋斗,翻到了邓艾的上方,右脚如一道闪电,击向邓艾后腰的肾俞穴,邓艾在空中无可闪避,只闷哼一声,身子瘫软,扑倒在地。而夏侯献则借此一脚踢到邓艾身体的反弹之力,凌空再跃,翻身跳到了花厅西侧楼阁的屋顶上。

  这一下兔起鹘落,只在电光石火瞬间,众人的惊呼之声尚未出口,夏侯献早已从屋顶上跃出围墙外,飘然远去。夏侯献身影早已不见,众人却仍能听到他的笑声:“哈哈哈哈哈,就凭你们,要想抓我,真是痴心妄想!”笑声传入众人耳中,听得清清楚楚,如同夏侯献本人就在对面一样,可见此人内功之深,实已达到不可思议的地步。花厅里众卫士乱成一团,有的去救邓艾,有的叫喊要出门去追夏侯献,有的议论纷纷,有的还在目瞪口呆回不过神来。

  蒋济与司马师同为中护军,而资历比司马师深得多,平时在领军卫里,蒋济的地位要高于司马师。但此时蒋济已经决定投靠司马懿的势力,此次围捕夏侯献的行动又是由司马师一手策划指挥,形势与以前不同,司马师的地位已经隐隐然超出蒋济之上了。蒋济对此心如明镜,故而有事必向司马师请示。

  蒋济大奇,夏侯献既已杀出重围,怎么可能还会回来?就算司马师说得如此胸有成竹,他也还是无法相信,不由得问道:“这是什么道理?夏侯献为什么还会回来?”

  蒋济还想再问,尚未开口,只听屋顶上“兵兵乓乓”一阵瓦片乱响,夏侯献果然倒退着身子,从围墙之外又跳回到燕王府花厅西侧阁楼的屋顶上。

  蒋济大惊,正要问司马师发生何事,却见不知何处飞出一名青衣芒鞋,头戴逍遥巾的道士,手里舞动一杆拂尘,迎面扫向夏侯献,夏侯献用软剑急挡,发出一阵“嘶嘶”刺耳的金属摩擦之音。原来,那道士手里拂尘的麈尾,竟是用条条细密的铁丝做成的,因此丝毫不怕夏侯献的软剑切割,倒是拂尘上铁丝挥舞之势锋利无匹,令夏侯献十分忌惮。

  蒋济定睛细看,那道士正是吕鳌。吕鳌与夏侯献在屋顶上拂尘对软剑,夏侯献软剑激荡,化作点点飞星,意在脱身,吕鳌拂尘挥洒,卷起漫漫黄沙,志在擒敌。两人均是当世绝顶高手,动作快如雷霆电光,司马师、蒋济等人从下面远远望上去,只看见两道身影飞舞碰撞,根本看不出哪一个技高一筹。

  夏侯献与吕鳌交手下来,已知此人功力与自己在伯仲之间,如果正常比拼,恐怕要打到五百招以上才能分出胜负,而自己刚才力敌众卫士和邓艾,力气已消耗不少,真要比起来形势对自己十分不利。他下定决心,当务之急以脱身为先,须得使用奇招,出其不意才能有机会脱离战圈。

  心念既定,夏侯献厉喝一声,手里软剑翻飞,使出比“腾蛟起凤”更厉害的缠住对方兵器的狠招,名叫“螣蛇蹑踪”,软剑卷成几圈,与吕鳌拂尘上的铁丝牢牢地绞在一起,吕鳌运起内力,想要向后撤回,一时竟也撤不回来。两人兵器绞在一起,招式无法施展,顿成比拼内力之局。内功本是终南山道门武功的长处,吕鳌心下无畏,泰然运劲于右手,与夏侯献相抗。

  两人相持了一阵,吕鳌突然惊觉不妙,原来夏侯献手里从软剑上传来阵阵奇寒无比的劲力,通过拂尘传到吕鳌右手,吕鳌只觉全身冰冷,握住拂尘的右手竟被冻得僵硬。

  原来嵩山派有一门极阴极寒的独门内功,名唤“寒冰真气”,可以点水成冰,用寒气伤人。夏侯献天生至阴之体,自幼便跟随嵩山派高手修习寒冰真气,运起寒冰真气可谓如臂使指。吕鳌却是从未见识过这等阴寒至极的功夫,猝不及防,一时受制,右手被冻得无法动弹。

  夏侯献一看既已得手,便放手弃剑,转身向后跃出,意图离开屋顶。吕鳌不顾右手冻僵,以左掌运劲,抢身击向夏侯献头顶的神庭穴,挡住他的去路。夏侯献见吕鳌单手来战,心想:“看我再废你的左手!”于是抬起右掌与吕鳌左掌对击,就在此时,他正要再运寒冰真气,突然感到四肢麻木,丹田中真气滞塞,一口气喘不过来,脚下站立不稳,几乎摔倒。就在这一瞬间,吕鳌飞身而起,凝气于指,重重地点在夏侯献左肋的章门、京门两处要穴上。夏侯献身子立即软下来,便要跌倒,却被吕鳌一只左手拦腰拿住,飘然落到花厅中心,将夏侯献往地上一掷,喝道:“绑起来!”

  众卫士一拥而上,将夏侯献五花大绑起来。夏侯献毕竟内功根基深厚,虽被点了穴道,神志却还清醒。他大骂:“好你个妖道!用的什么妖法来暗算我?”

  吕鳌一边暗暗运功化解右手的冻伤,一边道:“你刚才喝的茶里面,有七花断脉散!若不是司马子元心太急,等你喝完那杯茶再动手,你也撑不到现在了!可惜你只喝了一口,才让你猖狂一阵子!”

  吕鳌笑道:“你别误会,七花断脉散不是毒药,只是,喝了以后四肢麻木,用不了力,如同经脉断了一样,故有此名,并非真的能够断人经脉。这是我们医师开刀动手术用的。只消过三个时辰,药效自然就消失了。”

  这时,司马师、蒋济也走了过来。夏侯献见到二人,不禁狂怒起来,大吼道:“奸贼!你们把燕王怎么样了?燕王在哪里?”

  夏侯献道:“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?圣上已经让司马懿独掌朝政了,你们还不满足?还想怎么样?”

  司马师轻蔑地瞟了夏侯献一眼,冷冰冰地说:“局势尚未可知。尔等蠢蠢欲动,我们岂可不防?”

  夏侯献道:“哼!你们想要搞政变吗?现在北宫是曹昭伯的武卫在值守,就算你们控制了领军卫,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得手!”

  听了夏侯献的话,司马师冷漠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。夏侯献正要继续质问,忽见花厅后内院里走出一人,头戴鹖冠,玉带章服,圆脸方额,大腹便便,尽显养尊处优的膏粱子弟模样,正是武卫将军曹爽。

  夏侯献顿时气馁,但仍强撑着问道:“你好歹也是大魏宗室,怎么吃里扒外帮外人?你得了什么好处?”

  曹爽道:“哈哈,你也知道我是无利不起早。司马太尉给我的好处,现在不能说,过两天你就知道了。”

  夏侯献一时无语,被送往御史台狱关押。司马师、蒋济依样画葫芦,将曹肇、秦朗也分别诱至燕王府收捕。曹肇、秦朗武艺疏松,远远不及夏侯献,均是束手就擒。

  司马师得手后,立即带着领军卫的大批卫士前往中书省。在报告已经擒获夏侯献、曹肇、秦朗三人之后,刘放这才抹了抹头上的汗水:“这一步实在是过于冒险!万一被夏侯元替识破,反扑起来,后果难料啊!”

  司马师道:“接下来,圣上面前,就看二位令公的了。圣上会相信夏侯元替他们谋反吗?”

  孙资脸色一凛,说道:“事到如今,我们只有硬闯这一关。反正事实已成,只要我们一口咬定,圣上不得不信。此外,还须司马子元和曹昭伯布置兵力,控制南北宫城各门,严禁宫内宫外交通,万一事情有变,我们只好见机行事了!”

  孙资说的事情,虽然早已和刘放商量过,但此时孙资再次说出口来,刘放仍是紧张得发抖:“这、这可是谋反谋逆的大罪啊!”

  孙资咬牙道:“箭已开弓,势不可收。今天我们硬干一场,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!”

  司马师倒是面不改色:“请两位令公放心!我和曹昭伯早有部署,一切无虞。禁军上下,唯两位令公之命是从!”

  三人计议已决,便分头行动。刘放、孙资整肃朝服,昂然前往寿安殿而去。经过德阳门,看见武卫长史、曹爽胞弟曹羲正指挥大批武卫卫士在门内外及门楼上布阵,两人点点头,与曹羲打声招呼,继续前行。经过寿安殿前的建礼门时,曹爽已亲自领兵驻守在此。只见曹爽很难得地换上了兜鍪甲胄,宝剑披风,一改平时浮华轻佻之貌,倒也显得甚是威武。

  刘放、孙资点点头,便进了建礼门,寿安殿的内侍宦官见是他们二人,赶紧引至殿内。原来,刘放、孙资身为中书监、中书令,有随时向皇帝当面奏事的特权,因此无需通报,便可见到曹睿。这也是刘、孙二人被一些朝臣视为“近幸”“佞臣”的原因。

  刘放、孙资来到曹睿的御榻前,曹睿这几天病情愈来愈重,只能躺着,连翻身也很困难了。二人到御榻前跪下,刘放执笏叩首:“陛下,臣等有机密大事上奏,乞退左右。”

  曹睿无法点头,只能伸手向守在御榻旁的曹辟邪摆了一下。曹辟邪会意,吩咐在场的宦官、宫女都退出殿外。

  大殿之内只剩曹睿、曹辟邪、刘放、孙资四人。刘放道:“陛下!大事不妙!夏侯献、曹肇、秦朗等人,劫持燕王,领兵入宫放火烧门,企图谋反!”

  曹睿躺在御榻上,惊得跳了起来,他疲软的身体突然涌上来一股微弱的力气,使他能够挣扎着起身,指着刘放厉声道:“什么?你说什么?燕王他夏侯献”话未说完,已是喘气不止,说不下去了,但他仍然用僵硬的手指着刘放,脸如白纸,五官扭曲,神情十分恐怖。

  曹辟邪赶紧上前扶住曹睿,使他不至于倒下。而刘放却被曹睿的神情吓得忘记了要说什么了。

  还是孙资胆子大,他在一旁补充道:“好在武卫将军曹昭伯、中护军司马师等,尽忠执义,调发中坚、中垒、射声、武卫等营兵,已救出燕王,擒获谋反贼首夏侯献、曹肇、秦朗,交御史台严加审讯!待查明三人前后罪状,再上奏天听,酌议罪刑!”

  听了孙资的话,曹睿胸膛剧烈起伏,一大口黑血吐在胸前,嘴里说不出话,只发出“呜、呜”的声音。曹辟邪一看情况不妙,大叫:“来人啊!来人啊!快来人!”

  那小宦官却道:“吕道长今天一大早就失踪了,他在太医院留下一张字条,说是回终南山去了。”

  最近一段时间,曹睿全靠吕鳌在调理救治,此刻听说吕鳌不辞而别,对曹睿来说宛如晴天霹雳,就像被人当头狠狠敲了一棒,把最后一口气也打掉了。曹睿一声也哼不出来,倒在了曹辟邪怀里。曹辟邪手足无措,只感到曹睿的手渐渐冰凉。曹辟邪心里暗叫:“不好!”小心翼翼地伸手试探曹睿的鼻息,果然是没气儿了。

  刘放也没想到事情竟演变至此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孙资脑子却转得极快,他“忽”地站起身来,冲着曹辟邪道:“曹常侍莫哭!圣上遗诏何在?”

  孙资又对那推门进来的小宦官说:“今天的事情不许对任何人说起!有违者,诛灭三族!”

  那小宦官害怕地点了点头。孙资道:“好好听话!曹常侍有重赏!你去吧!”那小宦官赶紧一溜烟跑出了殿外。

  “朕以眇身,继承鸿业,茕茕在疚,靡所控告。今乃幸以天年,得复供养宗庙,安可过哀!其命宫内宫外,天下吏民,出临三日,皆释服。各王、公、侯及在京百司、诸州郡,不得遣使上书致哀。诸所兴作宫室之役,皆罢之。南北宫中奴婢年六十已上,皆免为良人。前以太尉司马懿奉命辅政,今再以武卫将军曹爽为大将军,命二人持节、都督中外诸军、录尚书事,共辅太子,并与司徒卫臻、司空崔林等,总率百寮,扶太子即日于柩前即位,以宁社稷,称朕意焉。”

  孙资快速看了一遍,对刘放道:“你是大手笔!没问题!请曹常侍安排一下,先通知三公和八座尚书知晓,再开大朝会宣布遗诏。并请曹常侍召集太仆、执金吾、奉车都尉、驸马都尉等,准备大驾卤簿,我和你去东宫迎接太子。”

  布置停当,刘放和孙资走出寿安殿,准备前往东宫。出了殿门,却看见曹爽站在殿前台阶之下,正和一名峨冠博带、雪髯飘飘的老者在交谈。

  老者正是司马懿,他微笑着扶起刘放、孙资:“两位令公辛苦了!这段时间,全靠你们照应!”

  刘放问道:“司马太尉是何时回到的?怎么也不提前通知,让我等出城迎接太尉大军班师。”

  司马懿道:“大军还在河北呢。我是提前回来的,其实三天前就已经到洛阳了,只是事涉机密,没敢惊动二位令公,请见谅!”

  刘放、孙资大惊,这才想到,原来在他们将皇帝病危的消息通知司马师的时候,司马懿就已经回到洛阳了,但他不肯露面,只在幕后策划一切。吕鳌、卫臻、常林、蒋济、曹爽,还有他们二人,都是司马懿的棋子。

  孙资道:“圣上已经晏驾!遗诏由刘令公准备好了!”刘放闻言,赶紧把诏稿拿出给司马懿看。

  司马懿接过诏稿扫了一眼,叹道:“圣上待我恩重如山,请曹昭伯和二位令公陪我去看看圣上最后一眼。”说罢,便走上台阶去了。

  刘放望着司马懿的背影,悄悄对孙资道:“此人实在深不可测。大魏有这样的辅政大臣,不知是福是祸?”

  孙资无所谓地笑笑:“天行有常,一切看天意吧。”边说边拉住刘放,迈步走上了寿安殿的台阶。

  赖正直,男,80后,南蛮,刑事法官,法学博士。原本爱读史书,为稻粱谋选择了法律专业。法学和史学其实有不少相似之处,比如都重视证据,都是在利用残缺的不完整信息拼接还原已经过去的事实真相,因而在写文章时常常会有把历史事件当作悬案来查的感觉。著有《机能主义刑法理论研究》、《毒品犯罪案件证据认定的理论与实务》等书。目前的小目标是写一部历史小说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关内容
推荐内容